• 主页
  • 新闻
  • 侨博动态
  • 正文

[侨史事件] 华工参与修筑美国中央太平洋铁路

2016.05.25

    当您流连于广东华侨博物馆,参观《广东华侨历史陈列》艰苦创业交通业展陈时,就会被一个令人震撼的场景——巨幅工地照片、蜿蜒的铁路、铁路实物、道轨拖车、黝黑壮实的铁路华工和几十枚道钉所吸引,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去追忆那段艰苦、卓越、传奇的铁路华工故事。故事要从147年前说起。


广东华侨博物馆铁路华工场景


    今天恰逢美国横贯大陆铁路通车147周年纪念日。1869510日,横贯美国大陆铁路(由西线的中央太平洋铁路和东线的联合太平洋铁路组成)正式通车。从此,从美国东海岸到西海岸的通行时间由半年缩短至一周,工程被称为工业革命以来世界七大工业奇迹之一。

    合龙仪式当天,在华工铺设了最后一根枕木、打下最后一枚道钉之后,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的朱庇特60号火车与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的119号列车相互朝着对方开去,直到两列火车的排障器触碰在了一起,完成了铁路的联姻


通车盛典


    这是记录当时盛况的历史性照片。遗憾的是,照片中并没有华工身影。

    在通车典礼上,主持人只字不提华工的贡献。而首先提议招募华工的中央太平洋铁路总裁查尔斯·克劳克提醒大家:我们建造的这段铁路能及时完成,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贫穷而受鄙视,被称为华工的劳动阶级归功于他们所表现的忠诚和勤劳。中央太平洋铁路凝聚着华工的血汗,作为这条铁路最艰险路段的主要建设功臣,他们后来却像铁轨上无数道钉一样被忽视,因此被称为沉默的道钉

    时间回到1862年,美国国会通过决议,修建横贯美国中西部地区的大铁路。铁路分为东西两段,分别由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和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承包修建。1863年,由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负责的打通美国中西部且与东部铁路相联的路段在加州首府萨克拉门托破土动工。

    18657月,进展缓慢的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开始尝试招募华工。这些华工主要是来自广东四邑地区(台山、新会、开平、恩平)的贫苦农民。超过12000名华工参加了中央太平洋铁路的建设,占劳工总数的85%

 

    开凿布鲁默深槽

    在内华达山脉山脚下,开挖布鲁默深槽是1865年初华工参与铁路建设后啃下的第一块硬骨头,他们要在与底部成75度角的地方从坚固的花岗岩石山上挖出63英尺深、800英尺长的石料。这项艰苦的工作被勤劳的华工用4个月完成,华工因此赢得了小巨人称号。

    如今在加州奥本市郊的一片荒野上,一块石碑上铭刻有这样的文字:布鲁默深槽,位于布鲁默牧场,因此得名……这个艰巨而又伟大的任务,是由一小部分勤劳的华工完成的。他们用凿子、铁锹和黑火药,一寸一寸地在坚如磐石的粘土和砾岩中掘进。工程完工时,布鲁默深槽被视为世界第八大奇迹

 


    挑战合恩角

    1965年夏天,中央太平洋铁路面临第二项艰巨挑战沿着美利坚河3英里长的合恩角。合恩角本是南美洲最南端的陆岬,是世界上海况最恶劣的航道之一,历史上曾有500多艘船只、两万余人葬身于此,故有海上坟场之称。这段高山峡谷与美利坚河成75度角,以合恩角来命名,足见此地之凶险和当年筑路之艰难。

    由于必须用爆破或者挖掘的方法在陡峭、坚固的悬崖上筑出一条路基来,聪明的华工想出了办法:华工或坐在吊篮里,或身系长绳,由山顶放下来。先在绝壁上凿出炮眼,塞满炸药,点燃之后山顶的人尽快把吊篮和华工拉上去,由此在绝壁中开出一条狭小的通道,然后再一点点扩宽。就这样,华工用智慧、汗水、鲜血乃至生命,硬是铺出一条铁路路基。



    贯穿内华达山脉的13条隧道

    联合太平洋铁路的终点奥马哈与中央太平洋铁路的终点萨克拉门托间共有19条隧道,其中13条是由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建造的。1865年秋天,13条隧道建设工程开始了。

     华工像时钟一样,24小时三班倒连轴转不停工作,一条中央竖井深入地下,这样就可以从四个方位进行挖掘。即便如此,因为地质结构是坚固的花岗石,工程进展仍十分缓慢,每天只能前进612英寸。

 


    十英里竞赛

    1868428日,中央太平洋铁路挑选爱尔兰工人和中国华工一起进行了一场施工竞赛,在一天时间里,华工在犹他州罗塞尔地区铺设完了惊人的10英里200英尺(约16公里)铁路,完胜爱尔兰工人。



    华工忍受超负荷的工作,爆炸、雪崩、山崩、铁路事故、树木倒塌、致命的降雪量、肺炎、寒冷都可能夺去他们的生命。1864年到1869年,大约有1300多名铁路华工死在了横贯大陆铁路的西线。从萨克拉门托到普鲁蒙托里总长690多英里的铁路,每3英里就有大约5名华工为此付出了生命。


施工现场


华工营地


华工墓地


    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四巨头之一利兰·斯坦福在铁路华工身上看到了安静而伟大的力量。这位铁路大王后来创办了斯坦福大学,在他的遗嘱中附有永久雇佣这批工人的同胞在他产业上工作的条文。直到20世纪30年代,斯坦福大学中还有当年华工的后裔在工作。

    中央太平洋铁路通车后十数年,华工继续成为加州其它铁路建设的主劳力。

 

    铁路完工之后,大多数华工回到了中国,而选择留在美国的华工则在新的西部寻找就业机会。他们有的选择了白人工人不愿涉足的农业、手工业及服务业,继续为美国的发展默默奉献。188256日,美国国会通过《排华法案》。这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一项以一个特定族裔为目标的歧视性法案,其出台时间距以华工为主体的筑路大军修成太平洋大铁路之年仅仅相隔13年。

     历经风雨沧桑,肯定铁路华工的贡献和作用,在美国已渐渐成为主流。曾经因种族歧视受到忽视和排斥的铁路华工,终于获得了应有的敬意。其勤劳、智慧、坚韧和开拓的精神备受褒扬。为彰显华工修建铁路功绩,内华达州在弗吉尼亚市建立一座记功碑,并规定每年1024日为向华人先驱致敬日。碑上铭刻着十六个醒目的碑文:华人先驱,功彰绩伟,开矿筑路,青史垂名


金色道钉国家历史博物馆

 

内华达州华人记功碑


    2014510日,“63届金钉节·美国首条跨州铁路竣工145周年纪念活动在美国犹他州奥格登市普鲁蒙托里的金色道钉国家历史博物馆举行。主办方邀请华人优先合影,弥补一百多年前的遗憾。


145周年纪念活动现场


    也就在这一天,犹他州政府宣布,2014510日为跨州铁路华工纪念日;美国劳工部宣布将19世纪在美国修筑跨州铁路的华工载入荣誉榜。145年后,这一枚枚被历史尘埃所磨蚀的道钉,终于被擦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