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新闻
  • 侨博动态
  • 正文

好家风育出一门三院士

2016.08.23

    当当当!我馆与江门市博物馆一起推出《一门三院士 共筑中国梦》图片展。该展此前走进国家图书馆,获得观众热烈反响。广州的朋友们快来广东华侨博物馆一睹展览里梁家三杰的好家教好家风和生平事迹图片展。


展览地址:广东华侨博物馆一楼扬钊厅

展出时间:8月18日起9月26日



梁启超生平


    梁启超,清朝光绪年间举人,中国近代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史学家、文学家。戊戌变法(百日维新)领袖六君子之一,中国近代维新派代表人物。


    梁启超育有九个子女,个个成才。其中三个儿子成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其余六人也在各自的工作领域中贡献卓著。这在中国是绝无仅有的家族传奇。而这传奇背后,是梁启超科学而独到的家庭教育及良好家风。




梁启超九个儿女介绍图

 

 梁启超的家教家风 

    梁启超在子女们面前是慈父,是挚友,也是导师。他将自己的爱国思想和广博学识,通过言传身教,润泽在儿女们身上;通过数百封书信,他把为人、为学的主张和人生感悟,向孩子们娓娓道来,潜移默化,深入子女心灵。


1906年梁启超与子女梁思成(左一)、梁思永(右二)、梁思顺(右一)摄于日本

 

    他以爱育儿,在家书中亲切地称呼儿女为“宝贝思顺”、“小宝贝思庄”和“那两个不什么宝贝的好乖乖”。

 

梁启超开玩笑将思礼和思顺称为亲家,将小儿子称为老白鼻。



梁启超把思礼与姐姐的照片寄给在美国留学的思永


    他尊重子女的学科选择,精心引导,进行教育多以鼓励、表扬和引导的方式。儿子思庄和思忠考试取得好成绩,便精心准备一份手作——一幅对联或手卷作为奖品送上。


梁启超奖励思忠的书法手卷(局部)


建筑巨匠梁思成


    梁思成是梁启超的长子。1928年夏,从美国哈佛大学研究生院城市设计专业学成归来,应朱启钤先生之邀,出任中国营造社法式部主任,从而拉开了他长达15年探寻中国古建筑的序幕。


留学美国期间,梁思成(左一)、林徽因(左三)与同学合影(1927年)。



梁思成留美时期建筑史课作业


     从1931年至1945年,梁思成、林徽因与营造社的同仁一起走过了15个省、200多个县,共发现古建筑和文物古迹2700多处。


梁思成在佛光寺拍摄



林徽因在测绘佛光寺内的唐朝经幢


     期间他们著书立说,完成了《中国建筑史》等专著;致力中国建筑人才的培养,创建了东北大学建筑系和清华大学建筑系。梁思成在抗战时期,编写了一份“敌占区文物建筑表”并附以地图,作了不能轰炸的文物标记,送给国民政府和周恩来。


梁思成在著述


2001年出版的《梁思成全集》(9卷本)



林徽因设计的东北大学校徽



梁思成先生设想的城墙公园

 

     此外,他还领导清华大学营建系(后改为建筑系)师生设计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担任人民英雄纪念碑建筑设计组组长。


    梁思成与妻子林徽因从小相识相知,一同出国留学,并一起从事中国古建筑的研究,一起从事建筑教育工作。在生活上,他们相濡以沫。


梁思成、林徽因考查北京天坛祈年殿(1936年)



梁思成、林徽因送女儿梁再冰参军(1949年)


考古专家梁思永


    梁思永是梁启超的次子。1930年梁思永在美国哈佛大学毕业并获考古硕士学位,于同年回国参过前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考古组工作。


1923年梁思永(右)与父亲梁启超和四弟梁思达(左)合影


    梁思永一生致力于考古事业,1930年至1937年间,曾负责黑龙江昂昂溪新石器时代史前遗址、山东城子崖龙山文化遗址及河南安阳小屯殷墟,侯家庄西北岗殷王陵遗址等的考古发掘工作。


昂昂溪区梁思永纪念馆入口处

 


昂昂溪遗址石碑


    梁思永的妻子是母亲李惠仙的娘家侄女,属于姑表亲,按当时的社会风俗,这对表兄妹的结合是属于“亲上加亲”的婚姻典范。梁思永与李福曼婚后共同生活的20多年短暂的岁月里,梁思永为考古事业奔波劳碌,积劳成疾,全凭妻子伺候床前。两人心心相印,相濡以沫,共同渡过了欢乐而苦难的时光。


1938年梁思永夫妻与女儿合影



梁思永、李福曼夫妇摄于考古所院内的花园(1953年)


航天先锋梁思礼



    梁思礼是梁启超的第五个儿子。1956年梁思礼被任命为国防部第五研究院自动控制研究室副主任,是钱学森院长手下的十个室主任之一。梁思礼把全部身心投入我国研制导弹与火箭的事业之中,成为我国第一代航天人。梁思礼与他的同伴们一起,白手起家,经五十多年奋斗,创建了坚实的中国航天基业,实现了中国人的航天梦。


梁思礼在长征-3号乙(CZ-3B)运载火箭故障分析试验现场(1996年)


    梁思礼有一个温馨和谐的家庭。他成功的背后是妻子麦秀琼默默地付出。她把家务安排得妥妥当当,从不让梁思礼操心。他们夫妻是“秤杆”离不开“秤砣”。


1962年梁思礼与夫人、儿女合影

 


1984年梁思礼与女儿梁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