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新闻
  • 侨博动态
  • 正文

古巴华侨李云宏家书故事

2017.08.10


李云宏(青年时期)

  李云宏,西文名Manuel Lee,广东省新宁县(台山)人,生于1881年10月,1905年去古巴谋生,是古巴洪门致公党党员,在舍咕埠(CIEGO谢戈德阿维拉省省会)开一间洗衣馆。1925年首次回乡,于当年在台山温边村建了一间新屋。他在新屋门前亲笔题“家庭发达,世界维新”八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李云宏建新屋大门口题字

免伤和气是上策


1935年6月14日,李云宏寄给大儿子的家书。

  1935年6月,李云宏收到家乡亲人来信,得知自己回乡建的新屋遭受意外损毁,心里痛苦万分。然而,长期在海外飘零,接受中西方文化洗礼,饱经风风雨雨的他,遇事不乱,处变不惊。他在给家乡亲人的回信中提出了合情合理的赔偿方案,并强调“免于伤和气”,防止今后大家有争议,让大家能够“一团和气”。


李云宏建的新屋

  台山华侨旅居海外,接收中西文化的薰陶,造就了开放、包容的广阔胸襟。当自己的利益受到侵害的时候,他们本着以理服人“一团和气”的宗旨,化干戈为玉帛,将各种社会矛盾及时化解。

在家勤俭莫闲荡


1936年3月5日,李云宏寄给大儿子的家书。

  “父赚钱,仔享福”,这是台山华侨家庭的写照。百多年来,成千上万的台山人前赴后继出洋去海外谋生,寄回大量的真金白银,造就了富裕繁荣的侨乡社会。在大量侨汇的滋润下,滋生了一批不求进取、好吃懒做、挥霍无度的“金山少”。民国时期,台山曾流行这样的一首民谣:“吃爷饭,穿爷衣,唔风流快活等到何时”。富裕的侨眷生活,使一批华侨子弟染上“嫖、赌、饮、荡、吹”等恶习,被人称为“二世祖”,这是海外华侨最不愿意见到的一幕。

  1936年3月5日,李云宏寄信银1000元回家,告诫在乡的儿子“在家千祈勤俭,不可闲汤(荡)过日为上策”。他在海外飘零30多年,饱经沧桑,深知五邑侨乡社会的恶习,所以,当寄钱回乡时,他告诫儿子在家乡千万要勤俭节约,不能闲游散荡过日子,可见其一片苦心。

儿孙升学最重要


1940年6月15日,李云宏寄给大儿子的家书。

  1940年6月,李云宏年近花甲,饱受岁月折磨,已无能力操苦力工,囊空如洗,回乡的愿望又一次落空。此时,他收到家乡负债累累,求银还债之信。


1949年9月敬修中学第一届毕业同学照片,第2行左3是李焕麟。

  但他很明白,自己的小女金足已14周岁、孙子焕麟15周岁,刚到入学读书的年龄,无论如何也要筹钱寄回家乡支持儿孙读书。他筹了一笔钱,寄银信回家,“内交100大元焕麟升学费,又内交100大元金足升学费,余他(下)多少作家中米粮应用可也。”先解决读书和米粮的问题,其它的欠款迟些再想办法清还。

  台山农村旅居海外的华侨,文化水平较低。只能干一些粗重的工作,常受外国人的排挤和欺凌,亲身感受到在外谋生之艰辛,深刻体会到上学求知的重要性,竭力支持家乡子弟读书,寄望通过教育兴邦。拥有较高学历和广博的学问,是华侨的愿望。他们想得到和拥有的,也希望自己的亲人得到和拥有。

人生要守慎德行


1947年10月11日,李云宏书寄给孙子李焕麟的家书。

  1947年10月11日,李云宏寄信给家乡的孙子说,“人生在世,须要守慎德行,切勿乱作行为。人伦不固(顾),太过不及乱做(也)”。他教育后人,人生在世,一定要谨慎自己的道德行为,不能胡乱做出一些伤风败德的行为,更不能做出一些不顾人伦,不顾手足亲情的行为。

  人以善为本,以德为先。中国是文明古国,是世界闻名的礼仪之邦,“德”既是中国伦理思想的核心概念,又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李云宏生长在清朝末年,接受过《四书》、《五经》的教育,道德伦理观念浓厚,教育后辈要“人生在世,须要守慎德行,切勿乱作行为”,不能置“人伦不顾”,做出违背道德的不法行为,由此可见其一片苦心。


1947年10月11日古巴寄台山信

父母功劳大过天


1947年10月12日,李云宏寄给大儿子的家书。

  1947年10月12日,李云宏寄给家乡的儿子书信说,“父母功劳大过天也,汝应奉养父母也。


李焕麟画作——母鸡背小鸡

  古语云:养不教,父之过。“人生在世须要守慎德行”,“父母功劳大过天”, 百行孝为先,不能忤逆在堂前。李云宏运用《孝经》的伦理道德观念来谆谆教育后辈,做人要怎样做人,怎样立足于天下。从他的书信字里行间,可以看到台山海外华侨崇高的道德观念和高尚的情操。

择善而从定志向


1947年10月14日,李云宏的二儿子李维亮寄给侄子的家书。

  1947年10月14,李云宏的孙子焕麟欲读书向古巴寄信求银,此时云宏年纪老迈无能为力,他的二儿子李维亮知道后,即寄美金伍拾元作读书的费用,并在信中教育侄子“当今青年,务求艺业为根本,择善而从,立定志向”,“莫论何等艺术工作,维护长策之计,切勿变更”。

  1947年底,李焕麟收到李维亮从古巴寄来的银信,喜从天降,他终于重返台城敬修初级中学读书。战争而停学已6年了,又有机会读书,实在太幸福了。他下定决心,发奋读书。1949年9月,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成为台山县私立敬修初级中学复校第一届毕业生。新中国成立后,他成为新中国的第一代小学教师,为国家培养了大批人才。


李焕麟与同学合照

祖国紊乱盼和平


1948年12月13日,李维亮寄给李云宏大儿子的家书。

  1948年12月,李维亮寄来古巴银信,信中说到,“亦知祖国紊乱,困难居民不堪设想。总而言之,乃望国内和平。”

  经过14年的抗战,中国到处伤痕累累,人们期盼已久的和平刚刚出现,但1946年8月国共内战全面爆发后,国内社会非常“紊乱”。 李维亮虽身居海国,却心系家乡,耳闻目睹祖国内战、通货膨胀、政府腐败给人民带来的种种苦楚,可恨自己鞭长莫及,不能报效国家。此刻,他能做到的,只有期望国内和平,产生一个良好的新政府,上保国家太平,下护黎民百姓,振奋精神,提振民众士气,重视教育,培养大批有用人才,大力引进西方的科学技术,这样国家才能走向繁荣富强,这是海外华侨共同的愿望。


抗战胜利后人去屋空的台山侨房

血脉之情恩难忘


1949年2月19日,李云宽寄给李云宏大儿子的家书。

  1949年2月,李云宽寄来古巴银信,信中说“前托通传金爱女儿亦兼来音,乃是情恩难忘,女子兄弟叔侄是系血脉之情,理所当也。”

  李云宽是云宏二弟,1886年出生于新宁县(台山),1915年移居古巴,在甘孖伟埠(卡马圭)当车衣工。他书法精美,笔法遒圆飘逸,字体长方结合,时而紧劲险峭,时而圆劲飘逸,章法严谨,技艺娴熟,笔法挥洒之间显苍遒之气,独成一派。他在信中教育后辈要记住无论是兄弟、姐妹、叔侄,都是一脉相承,流着相同的血;大家要互相关心,互相帮助,要有情有义,永远不能难忘自己身上流着李家的血。


温边派李氏始迁祖祠堂

  家是华侨安身立命之所。台山华侨由家庭形成的血脉之情,已将海内外侨乡儿女的心紧紧连系在一起,纵使踏遍万水千山,远隔重洋,也阻断不了。

婚礼应照新例办


1949年7月11日,李云宏寄给儿子和孙子的家书。

  1949年,李焕麟年已满24岁,于是在家托媒奔走求婚。他虽然不是金山客,但祖辈、父辈多人在外洋,乡下有田有地还有新屋,而且还是温边族里有名的小秀才,因此,很快就与四九镇五四都宁里的一个华侨家庭黎氏家族拉上关系。双方见面后都很满意,择定吉日举行订婚仪式。为了筹备婚礼,即写信去古巴求银。

  1949年7月11日,李云宏寄来银信,叮嘱家人办婚礼“千祈不可招(照)旧律例而行办事也,不可设筵酒席宴会也。……现今本国青年人行结婚礼招(照)新律例而行办事,节省俭款项多少,日后作家庭中(众)人口粮食费用为要上策也。


1948年《开平华侨月刊》载文批评侨眷生活中的奢靡之风。

  老一辈台山华侨旅居海外,接受中西方文化的洗礼,耳闻目睹自己的家乡在抗战期间因侨汇断绝造成家破人亡等种种惨剧,他们充满了忧患意识,坚决拒绝奢侈之风。

祖国富强赤子梦


1963年3月6日,李云宏寄给家人的家书。

  1963年10月8日,李云宏在古巴离世,享年82岁。1963年3月,他在家书中说:“古巴不比我中华人民共和国良好政治,人民多,国家大,五族共和,一致趋向政府主导,教育普遍,进化易,生产速卒,矿务林立,发展丰富,技艺术人才应有尽有,机器制造厂举目皆是,制造机器物质日新月异,世界多数人类敬颂,中华人民共和国不久达到富强大(第)一国家成事实也。”


2014年9月,古巴驻广州总领事到李云宏祖屋参观。

  富强祖国,梦回故乡,是古巴华侨的所思所想。40多年前李维亮他们提出的强国梦,见证了海外华侨的赤子之心。习近平总书记说:“这个梦想,凝聚了几代中国人的夙愿,体现了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整体利益,是每一个中华儿女的共同期盼”。

力谋进取望图强


1965年4月15日,李维亮寄给侄子的家书。

  1964年底,李维亮收到失踪20多年的小妹妹金足的来信,得知她住在阳江,家庭和睦,生活过得很好。1965年4月中旬,李维亮寄来银信,他在信感叹地说:“组(都)系时世变迁。凡为人类各执一艺,力谋进取,希望发展图强,知之也。”


台山银信机构——达德银号旧址

  他认为新中国成立后,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人民翻身作主,政通人和,国泰民安,百废俱兴,诸业竞荣,人民生活逐步提高。祖国的变迁让他感慨万千,他在信中激励家乡的亲人,要珍惜现在,要努力学好各种知识,每个人都要掌握一定的专业技能,要“力谋进取,希望发展图强”,齐心协力,共同创造祖国美好的明天。

  想了解更多的古巴华侨历史和文物、家书,请莅临参观《古巴华侨历史与华侨家书展 —— 纪念中国人抵达古巴170周年》!

  展览地点:广东华侨博物馆一楼惠权厅、智明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