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頁
  • 新聞
  • 僑博動態
  • 正文

僑批既是家書又是匯款單

2012.12.11

  本月11日,搬至閩侯上街的福建省檔案館將舉辦4個大型珍貴檔案系列展,慶祝喬遷之喜,引領市民走近檔案,領略檔案魅力。

  從《中國檔案珍品展》、《百年跨國兩地書——福建僑批檔案展》,到《福建早期歷史影像展》、《潮涌海西——福建現代化建設歷程》,這些檔案展,有的是國家檔案局的全國巡回展,有的是省檔案館工作人員連日來埋在浩瀚檔案中整理出來的……借此機會,本報今起推出“走近檔案”系列報道,率先帶您走近那些首次對外公開展出的一大批珍貴檔案。

  20世紀30年代的福州籍華僑,遠在印尼爪哇島的生活是怎樣的一番光景?

  11封泛黃的僑批,向您娓娓道出一個出洋打拼的游子之心。他情系祖國、心念家鄉,遺憾自己“三十載日日思歸不得行”。

  據悉,目前我省發現的有目可查的僑批檔案共有4萬多件,數量名列全國第二,僅次廣東。省檔案館王惠偉、鄭宗偉兩位老師,近年來潛心研究我省的僑批檔案,他們都稱,通過僑批檔案發現了無數“敢拼會贏”、“愛國愛鄉”等福建精神的真實寫照。

  “批”是福建方言對書信的稱呼

  僑批這個詞您可能覺得很陌生,但家書您一定知道。

  省檔案館王惠偉老師直白地解釋,僑批就是海外華僑與祖國親人之間的家書,書信和匯款合一,又稱“銀信”。

  王老師介紹,福建地處中國東南沿海,先民自古就有出洋謀生的傳統。我國現居海外的4500多萬華僑華人中,祖籍福建的超過1/3。19世紀以來,隨著海外移民和華僑寄回僑鄉書信與錢款的增多,逐漸出現了這種“信款合一”的書信。因“批”是福建方言對書信的稱呼,故而有了“僑批”一詞。

  據史料記載,僑批最早出現于19世紀中期,直至20世紀90年代還有發現僑批,歷時150余年。迄今為止,我省發現的有目可查的僑批檔案有4萬多件。這些歷經百年的海外華僑華人與國內僑眷的跨國家書,涉及國內外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生活、風土人情等各方面,記錄了從清末到新中國改革開放近一個半世紀的社會變遷。

  “我省的僑批檔案,見證了中外文化的交流與融合,彰顯了‘愛國愛鄉、海納百川、樂善好施、敢拼會贏’的福建精神!”聊起僑批檔案的歷史價值,王惠偉這樣概括。另外,他介紹,我們福州的僑批還有一些獨特的亮點,比如有的僑批封上出現了廣告,這在全國現已發現的僑批中是極鮮見的。

  福建僑批特色:金融匯兌業務繁忙

  攤開一份資料,王惠偉向我們介紹一位福州籍海外游子的11封僑批。這份資料是他從省檔案館10000余件僑批及相關檔案文獻中整理出來的。王老師說,僅通過這一份僑批資料,就能管中窺豹,直觀、形象地認識僑批。

  王老師整理的11封僑批,是一位叫邱彬如的福州籍男子,1933年至1936年間寄回福州的。從這些僑批里可以看出,邱彬如早在1904年左右便出洋打拼了。他在1934年寄回家中的信里告訴侄孫,親友給他捎去的福州食品和來函都收到了,感謝福州親人心念他這位“遠客”愛嘗鄉味。邱彬如在信中訴說自己離家將三十載日日思歸不得苦楚,告知親友自己離爪哇島的商場很近,并且商場的東西價格便宜買的人又少,叮囑親友若有需要的東西告訴他,他幫忙買。他還在信里附了一些錢,托侄孫轉贈二姑。

  在邱彬如的其他僑批里,他頻頻提及自己“很想買些閩物寄來”,又多次提及家鄉清明掃墓之事,說收到了家鄉寄去的茶葉、橄欖他很開心。而在1935年3月寄回福州的僑批里,邱彬如告訴侄孫自己先前寄過兩次錢與燕窩回家,并詢問國內親友安好與否,問起了十九路軍福建事變的局勢,聊起了南洋的經濟狀況……

  從這些僑批里,我們就能發現福建僑批的一個特色,就是福建僑批金融匯兌業務繁忙,家書又是匯款單。”王老師說,出洋打拼的游子源源不斷地將錢寄回家中救濟親友,支持家鄉的建設,這正是福建人“愛國愛鄉”的表現。而他們在外遇困境,不退縮,寬慰家人不必掛念的言辭,則是福建人“敢拼會贏”的精神寫照。

  所以,將僑批檔案進行整合分析,我們便能領略當時的大環境,品味時人的酸甜苦辣,推演當時世界各國的經濟、文化等情況。”鄭宗偉說,這便是研究僑批檔案的樂趣所在。

  僑批檔案”申遺工作進入最后階段

  分享了一個細膩的僑批檔案故事,您可能還是不知道僑批檔案的歷史意義到底有多大?不過,看看下面這組僑批檔案大事記,您就心里有底了。

  2012年5月14-16日,在泰國曼谷召開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記憶亞太地區委員會第5次全體大會上,福建、廣東兩省聯合申報的“僑批檔案”經過專家投票推薦,成功地入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區《世界記憶名錄》,成為福建省首個亞太區《世界記憶名錄》。

  這是繼2010年2月入選《中國檔案文獻遺產名錄》之后,“僑批檔案”申遺工作取得的又一重大進展。

  如今,“僑批檔案”申遺的“三級跳”已跨越了前兩級,2013年它將努力實現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跳”——爭取入選《世界記憶名錄》。

(來源:東南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