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頁
  • 新聞
  • 僑博動態
  • 正文

承載僑胞情感 僑批:歷經滄桑的僑史記憶

2013.01.24

  僑批又稱“銀信”,是海外華僑華人通過民間渠道及金融或郵政機構寄給家鄉眷屬的書信、匯款附言等。僑批刻畫了近代海外華僑華人移居他國、艱苦創業的歷史記憶,是中外文化交流與碰撞的真實寫照。

  18日,臺山市僑批收藏人士李柏達來到暨南大學華僑華人研究院,公開展示了其整理編纂的《廣東五邑僑批(1900-1949)》郵集。透過僑批上那些質樸的文字,人們仿佛穿越時空,走進近代華僑的平凡而又不平凡的生活中。

  拂去歷史塵土

  去年12月,暨南大學設立“華僑華人民間文獻展示室”,用于陳列長期以來通過購買、受贈等渠道收集到的僑批等資料。這是中國目前唯一以華僑民間文獻為主題的展室。

  此次李柏達的來訪為暨南大學再添重寶。據悉,《廣東五邑僑批(1900-1949)》根據經營方式把僑批分為五大板塊,通過20世紀初期僑胞與家鄉的往來書信,展示了他們當年的生活狀況。

  僑批,作為海外民間文獻的一種,近年來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重視。雖然篇幅有限,但僑批如實記錄了海外僑胞的奮斗史和血淚史,樸實中足見真情。

  2012年12月11日,福建省舉辦了題為“百年跨國兩地書”的大型僑批檔案展。該展覽以“移民海外”“捐輸救國”“落葉尋根”“造福鄉梓”為序,展現了廣大僑胞在異國打拼時情系故里的思鄉之情。

  同年8月,耗時8年編纂的《中國潮汕僑批史》也在廣東佛山首發,向人們講述僑批背后那些鮮活而生動的故事。

  民間收藏家也紛紛拿出他們的“看家之寶”以饗世人。中國郵史研究會創辦人麥國培近年來為五邑華僑華人博物館陸續捐贈了2000多件僑批原本。江門市集郵協會會員羅達全也將收藏的1000封僑批進行復印,以供《五邑銀信集成》一書出版使用。

  重現鮮活歷史

  近代史上,戰火紛飛,硝煙彌漫。在那民不聊生的歲月里,很多當時的年輕人迫于生計,不得不遠渡重洋、另謀生路。

  不過,重視親情的中國人仍然與留在中國的親人保持緊密聯系。他們過著艱苦的日子,卻不忘通過書信向家人道平安,并且省吃儉用將積攢的錢款匯至家鄉。人雖然無法抗拒流逝的歲月,但流傳至今的僑批記錄了他們安身立命、艱苦創業的歷史。

  每封泛黃僑批的背后,都是一顆赤子之心。泉州市博物館收藏的一封寄自菲律賓的家書上寫道:“白金行初創,資金短絀,三餐飯粥自炊,十余口伙食全月不過二十余元。”這短短的幾句話刻畫出了早期移民者所經歷的磨難與挫折。然而,勤勞的他們卻能源源不斷地將積攢下的錢款寄回家鄉,用于顧家贍養或子女教育。

  而且,當時的海外僑胞在關心自家冷暖的同時,還不忘祖(籍)國的榮辱興衰,熱心鄉梓公益事業。“茲付去銀貳元,并錦宅學校特別捐項431元……而月捐之款,容候銀水稍降時即匯去。”這正是僑批所反映出的扶危濟困、關懷眾生的思想理念。

  僑批是海外僑胞直抒胸臆的表達,字里行間流露著誠摯、鮮活的感情。華僑華人血濃于水的親情和家國情懷,足見于此。

  保存永恒記憶

  作為民間“草根”文獻,僑批串連起僑胞先輩們奮斗的足跡,覆蓋了他們的海外活動區域,也是僑鄉近代100多年來與東南亞、美洲等地區發生聯系的真實見證。

  此外,僑批也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在現代華僑華人如何融入當地社會、如何抓住機遇避免風險等問題上,僑批中透露的信息能給人們不少啟示。正如五邑大學校長張國雄所言:“僑批不簡單是華僑家書,更是人類的集體記憶遺產。”

  沉重而光輝的歲月雖已過去,但早期僑胞的奮斗史應當被子孫所銘記。為了讓世界了解并重視這段歷史,中國政府積極策劃籌備僑批申報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工作。

  由粵閩兩省申報的“僑批檔案”分別于2010年3月和2012年5月入選第三批《中國檔案文獻遺產名錄》及《世界記憶亞太地區名錄》。目前,申遺工作已進入沖刺階段。今年,中國將提交“僑批檔案”至世界記憶名錄國際咨詢委員會,為僑批申報《世界記憶名錄》發聲,力爭實現僑批申遺“三級跳”的最后一躍。

  僑批承載了海外僑胞太多的情感,具有強大的生命力和影響力。在各界的積極努力下,中國僑批正從歷史塵埃中走來,為世界增添獨特色彩。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