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頁
  • 新聞
  • 僑博動態
  • 正文

金山箱、火水燈、鐵鍬、熨斗它們都烙著華僑印

2013.05.13

  臺山僑墟樓系列報道之一

   開篇語:

  臺山市有關部門經過近6年的調查、考證,共發現96處僑墟,這些僑墟是上世紀初臺山華僑回鄉建造,每處僑墟都是碉樓、洋樓、墟市并存,融合中西建筑風格。這些僑墟主要是沿上世紀初建造的臺山新寧鐵路及臺山水道分布,名稱大多稱為“市”,如岡寧市、西寧市、大同市、成務市等。

  貫通中西古商市,獨占鰲頭僑墟樓”。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臺山僑墟十里繁華,商賈云集,演繹了不少動人故事。如今,臺山僑墟樓再次成為關注對象。從本期起,記者走進僑墟樓,講述僑墟樓今昔故事。

  在臺山市大江鎮,有近100幢洋樓,皆為青磚灰瓦、中西合璧的騎樓式建筑,成三排連成一體,當地人稱它們為“僑墟樓”。這是臺山華僑在上世紀20年代從海外帶回鋼筯、水泥興建而成的,同時帶回來的,還有一批金山箱、火水燈、留聲機、衣車等“洋貨”,而且經過近1個世紀的洗禮,這些華僑用品由于種種原因,流落民間。

  隨著今日僑墟樓進入人們的視野,這些珍貴華僑用品再次引起人們的關注。

  講述

  這些東西講述祖父的故事

  50多歲的蔡錦是土生土長的大江人。“這些洋樓都是當年華僑們用在海外掙來的血汗錢興建的,有80多年的歷史了。”蔡先生說,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左右,掀起一股華僑出資回國建房的熱潮。

  在蔡先生居住的二樓樓房,放滿了金山箱、火水燈、單車、洋盤等,足足有上千件。這些早期華僑帶回來的物品,原來大多流落到古董市場,20多年來,蔡先生省吃儉用,分批從古董市場收購回來。

  “從小時候起,我們就住在僑墟里,家里用的是火水燈,這些火水燈是祖父從美國帶回來的。”蔡先生說。那時候,家里除了火水燈外,還有留聲機、金山箱等,長大了才知道這些“寶貝”是故事,它們是祖父在美國打拼一生,足足坐船三個月,從美國帶回家鄉的,見證了華僑文化,是上一代的記憶。

  20多年收集金山箱不言棄

  “臺山的華僑出國比較早、人數多,他們不僅回鄉規劃建造了洋樓、僑墟,同時還帶回了金山箱、火水燈、留聲機等大量‘洋貨’。但是近百年過去了,這些物品越來越少。”蔡先生說。

  據介紹,最近不少小偷盯上僑墟,連續入室盜竊,臺山民警連續在各大僑墟,繳獲了一大批作案工具,追回不少華僑用品等。“由于種種原因,這些華僑用品大多流落民間或古董市場,要收回來實在不易”。據了解,蔡先生幾乎每月都騎著自行車,前往江門、開平、恩平等古董市場,經過20多年的收集,終于集齊了上千件華僑用品。

  “希望把這些華僑用品捐獻給臺山博物館,通過這些用品,讓后一輩人了解當地華僑的奮斗史!”蔡先生說。

  希望:建博物館二期展廳展示華僑文化

  據臺山市博物館館長蔡和添介紹,目前一些華僑及臺山熱心人士紛紛從民間收集華僑當年從海外帶回來的用品,捐獻給臺山博物館。

  昨日,記者在臺山市博物館看到,館內已收集了數百件由華僑私人捐獻的珍貴物品,包括華僑出洋的口供紙,海外謀生的鐵刨、兩頭鋤、斧頭、熨斗,有象征財富的金山箱……這些都見證了老一輩華僑華人的成長經歷,堪稱研究華僑文化的“活歷史”。

  最引人注目的是由旅美華僑黃權章、旅古巴華僑李恩育等帶回的7個大小不一的“金山箱”。“‘金山箱’是華僑返鄉時的行李箱,它是一種財富的象征。”蔡和添告訴記者,“金山箱”是19世紀至20世紀初在美國非常流行的一種貯物箱,四角鑲鐵、十分結實。華僑們回國時,喜歡從國外帶回大量的生活用品和生產工具。他們都把行李打包在“金山箱”里,漂洋過海搬運回來。“大的‘金山箱’裝滿了的話,起碼要三四個人才能抬得動”。

  除了金山箱,館內還陳列了不少華僑用的手電筒、鐵鍬、熨斗。“這些都是早期華僑出國謀生用的勞動工具,是華僑在海外艱苦打拼的見證。”蔡和添說。早期臺山華僑大量出國,到美洲采礦、修鐵路,礦燈、手電筒、鐵鍬就是他們的所用工具;熨斗則是因為洗衣業是早期在美洲和澳大利亞的華僑長期從事的一種職業。

  蔡和添說,“近年來,我們陸續收到了很多華僑私人捐贈的藏品,這些都是他們從海外親自帶回、自愿捐獻出來的。”據初步統計,華僑私人捐獻給臺山市博物館的珍藏品數量已經達到500多件。“由于展館面積有限。我們有很多私人捐贈的藏品只存放在倉庫。”目前,臺山博物館正準備籌集資金,建二期展廳,展示華僑用品。

  呼吁:華僑文化遺產亟待保護

  在臺山大大小小的僑墟洋樓之中,依然遺留著許多珍貴的華僑物品,與民間流落的華僑物品相比,博物館所收藏的只能算少數。然而,近年來隨著華僑物品收藏的興起,盜賊偷竊橫行,許多臺山華僑老房子已經被洗劫一空。

  五邑大學五邑文化與華僑研究所教授梅偉強,退休后仍致力于臺山洋樓、僑墟和華僑文化的研究和保護。對于近期不少臺山僑墟洋樓里的華僑物品屢遭盜竊一事,祖籍臺山的他感到十分痛心:“這么多珍貴的、有歷史價值的東西被偷走了,很可惜。”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梅偉強也坦言,民間華僑物品的保護不容易。

  “保護華僑文物的工作難度很大。”梅偉強分析稱,由于許多僑墟已經無人居住、缺乏管理,很難避免盜竊的發生,而村內聯防隊和警方的力量也有限,無法深入到臺山各個僑墟、洋樓村。

  “將華僑物品捐獻出去是最好的保護。”梅偉強認為,擁有者可以將華僑物品主動捐獻給當地博物館,又或者聯系文物部門前往收購,這些途徑都有利于華僑文物的保護。“捐獻者捐獻之后可以獲得文物部門頒發的證書,隨時去查看。這總比放在洋樓里被人偷走要好。”梅偉強說。

  臺山市博物館內已收集了數百件由華僑私人捐獻的珍貴物品,包括華僑出洋的口供紙,海外謀生的鐵刨、兩頭鋤、斧頭、熨斗,有象征財富的金山箱……

  這些都見證了老一輩華僑華人的成長經歷,堪稱研究華僑文化的活歷史。

(來源:廣州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