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頁
  • 新聞
  • 僑博動態
  • 正文

好家風育出一門三院士

2016.08.23

    當當當!我館與江門市博物館一起推出《一門三院士 共筑中國夢》圖片展。該展此前走進國家圖書館,獲得觀眾熱烈反響。廣州的朋友們快來廣東華僑博物館一睹展覽里梁家三杰的好家教好家風和生平事跡圖片展。


展覽地址:廣東華僑博物館一樓揚釗廳

展出時間:8月18日起9月26日



梁啟超生平


    梁啟超,清朝光緒年間舉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史學家、文學家。戊戌變法(百日維新)領袖六君子之一,中國近代維新派代表人物。


    梁啟超育有九個子女,個個成才。其中三個兒子成為中國科學院院士,其余六人也在各自的工作領域中貢獻卓著。這在中國是絕無僅有的家族傳奇。而這傳奇背后,是梁啟超科學而獨到的家庭教育及良好家風。




梁啟超九個兒女介紹圖

 

 梁啟超的家教家風 

    梁啟超在子女們面前是慈父,是摯友,也是導師。他將自己的愛國思想和廣博學識,通過言傳身教,潤澤在兒女們身上;通過數百封書信,他把為人、為學的主張和人生感悟,向孩子們娓娓道來,潛移默化,深入子女心靈。


1906年梁啟超與子女梁思成(左一)、梁思永(右二)、梁思順(右一)攝于日本

 

    他以愛育兒,在家書中親切地稱呼兒女為“寶貝思順”、“小寶貝思莊”和“那兩個不什么寶貝的好乖乖”。

 

梁啟超開玩笑將思禮和思順稱為親家,將小兒子稱為老白鼻。



梁啟超把思禮與姐姐的照片寄給在美國留學的思永


    他尊重子女的學科選擇,精心引導,進行教育多以鼓勵、表揚和引導的方式。兒子思莊和思忠考試取得好成績,便精心準備一份手作——一幅對聯或手卷作為獎品送上。


梁啟超獎勵思忠的書法手卷(局部)


建筑巨匠梁思成


    梁思成是梁啟超的長子。1928年夏,從美國哈佛大學研究生院城市設計專業學成歸來,應朱啟鈐先生之邀,出任中國營造社法式部主任,從而拉開了他長達15年探尋中國古建筑的序幕。


留學美國期間,梁思成(左一)、林徽因(左三)與同學合影(1927年)。



梁思成留美時期建筑史課作業


     從1931年至1945年,梁思成、林徽因與營造社的同仁一起走過了15個省、200多個縣,共發現古建筑和文物古跡2700多處。


梁思成在佛光寺拍攝



林徽因在測繪佛光寺內的唐朝經幢


     期間他們著書立說,完成了《中國建筑史》等專著;致力中國建筑人才的培養,創建了東北大學建筑系和清華大學建筑系。梁思成在抗戰時期,編寫了一份“敵占區文物建筑表”并附以地圖,作了不能轟炸的文物標記,送給國民政府和周恩來。


梁思成在著述


2001年出版的《梁思成全集》(9卷本)



林徽因設計的東北大學校徽



梁思成先生設想的城墻公園

 

     此外,他還領導清華大學營建系(后改為建筑系)師生設計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擔任人民英雄紀念碑建筑設計組組長。


    梁思成與妻子林徽因從小相識相知,一同出國留學,并一起從事中國古建筑的研究,一起從事建筑教育工作。在生活上,他們相濡以沫。


梁思成、林徽因考查北京天壇祈年殿(1936年)



梁思成、林徽因送女兒梁再冰參軍(1949年)


考古專家梁思永


    梁思永是梁啟超的次子。1930年梁思永在美國哈佛大學畢業并獲考古碩士學位,于同年回國參過前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考古組工作。


1923年梁思永(右)與父親梁啟超和四弟梁思達(左)合影


    梁思永一生致力于考古事業,1930年至1937年間,曾負責黑龍江昂昂溪新石器時代史前遺址、山東城子崖龍山文化遺址及河南安陽小屯殷墟,侯家莊西北崗殷王陵遺址等的考古發掘工作。


昂昂溪區梁思永紀念館入口處

 


昂昂溪遺址石碑


    梁思永的妻子是母親李惠仙的娘家侄女,屬于姑表親,按當時的社會風俗,這對表兄妹的結合是屬于“親上加親”的婚姻典范。梁思永與李福曼婚后共同生活的20多年短暫的歲月里,梁思永為考古事業奔波勞碌,積勞成疾,全憑妻子伺候床前。兩人心心相印,相濡以沫,共同渡過了歡樂而苦難的時光。


1938年梁思永夫妻與女兒合影



梁思永、李福曼夫婦攝于考古所院內的花園(1953年)


航天先鋒梁思禮



    梁思禮是梁啟超的第五個兒子。1956年梁思禮被任命為國防部第五研究院自動控制研究室副主任,是錢學森院長手下的十個室主任之一。梁思禮把全部身心投入我國研制導彈與火箭的事業之中,成為我國第一代航天人。梁思禮與他的同伴們一起,白手起家,經五十多年奮斗,創建了堅實的中國航天基業,實現了中國人的航天夢。


梁思禮在長征-3號乙(CZ-3B)運載火箭故障分析試驗現場(1996年)


    梁思禮有一個溫馨和諧的家庭。他成功的背后是妻子麥秀瓊默默地付出。她把家務安排得妥妥當當,從不讓梁思禮操心。他們夫妻是“秤桿”離不開“秤砣”。


1962年梁思禮與夫人、兒女合影

 


1984年梁思禮與女兒梁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