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頁
  • 新聞
  • 僑博動態
  • 正文

古巴華僑黃寶世家書故事(二)

2017.08.10

大沙華中華會館主席

  大沙華中華會館是古巴第一家中華會館,始建于1880年。當年是一座木屋。1925年,正好是黃寶世到達大沙華那一年,華僑集資改建成鋼筋水泥的兩層樓房。由于會館歷史顯赫、社會地位顯要,中國官員、留學生、名記者等都曾來訪,其中包括民國外交部長宋子文等。

  黃寶世從20世紀40年代起被選為大沙華中華會館主席,直至1975年在任上去世,中間只有一次短暫的讓位休息,被稱為終身主席。他之所以30多年連選連任,除了友善待人、大公無私、忠誠服務、善于團結華僑同胞之外,還因為中西文兼通,善于與古巴官員打交道,樂意結交古巴朋友。


黃寶世主持大沙華中華會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5周年雞尾酒會。

  黃寶世曾帶領大沙華華僑積極為祖國抗日捐獻。1965年會館舉行慶祝抗戰勝利20周年大會,他發表熱情洋溢的講話,次日發表在《光華報》上。

義子為革命犧牲

  黃寶世愛祖國,也愛古巴。他把自己掌握的中醫藥知識、種菜種果技術、臺山美食烹調技術,都一一傳授給古巴朋友。當地有一個西裔人家,常來店里買油鹽醬醋。黃寶世得知這個家庭中只有母親Yeya獨力帶著五個孩子,生活相當窮困,便常施以援手,后來還把Yeya的長子塔蒂(Tati)認作義子。

  塔蒂三四歲起跟他一起生活,達16年之久,學生時代課余時間就在黃記雜貨店幫點忙。1957年,投身卡斯特羅領導的革命。1958年1月26日,已經看到革命勝利曙光的他在與巴蒂斯塔政權警察的槍戰中英勇犧牲,成為烈士,當時只有20歲。


塔蒂出征前與黃寶世和他的朋友在黃記商店外留影。

廣州置業惠及子孫

  1958年,黃寶世年屆60,兒子即將高中畢業,來信說和母親希望在廣州買房子,有個安定的窩,也好接父親回來安度晚年。黃寶世立即響應,把一筆錢寄到香港托親戚轉交。兒子和母親花了1900多元人民幣,連打稅等共2100元,在廣州西關買下一間舊樓。房子很小,二樓屋頂低矮,夏天炎熱難耐,要搬到一層作息,冬天又搬回二樓去,所以戲稱“候鳥居”。但比起此前一直租房居住,已勝百倍。

  遺憾的是,黃寶世沒有機會回廣州。而他為照護兒子的健康與安全而付出一切的妻子,在歷經日本淪陷、1943年大饑荒等苦難后,也于1964年離開人世。


1957年12月關于家人購置新屋的家書


當年的房產證


1965年2月就黃寶世妻子去世一事的家信,并鼓勵他的兒子樂觀起來,繼續努力生活,認真學習。

格盡職守,贍家為大

  古巴革命后,黃寶世仍然堅持寄錢回國給兒孫幫補家用。黃寶世艱苦奮斗幾十年,自己沒有享過一天福,為家庭生計和培育子孫恪盡職責。

  當時老華僑沒錢買機票回國,中國政府伸出援手,讓他們免費乘坐中國貨輪回國。但船員空床位有限,老僑須到中華總會館申請登記,排隊輪候。黃寶世是分會館主席,本有申請之便,但他總說自己身體還好,多次把機會讓給別人。


1959年4月家信,黃寶世向兒子黃卓才說明了他不易回國的原因。


古巴革命后僑匯受限制,額度要經過審批。

寶貴的精神財富—家書

  黃寶世一生寫了許多家書。兒子黃卓才(暨南大學教授)懂事后開始保存,但現存僅40多封。黃寶世家書貫串著“僑匯、回國”的主題。特別是兒子從讀書、結婚、工作到生兒育女的整個成長過程,都給予指導,萬里重洋阻隔不了悠悠父子情。他的家書言簡意賅,視野廣闊,對于當地的生活環境和世情時局也有精辟的描述和獨到的分析。

  2006年,黃卓才將這些家書整理好,配上背景文字,出版《古巴華僑家書故事》。2011年再版更名為《鴻雁飛越加勒比——古巴華僑家書紀事》,當年即以長篇紀實文學榮獲《中國作家》第二屆“中山杯”華僑華人文學大獎。


第一版《古巴華僑家書故事》封面


《鴻雁飛越加勒比——古巴華僑家書紀事》一書

  想了解更多的古巴華僑歷史和文物、家書,請蒞臨參觀《古巴華僑歷史與華僑家書展 —— 紀念中國人抵達古巴170周年》!

  展覽地點:廣東華僑博物館一樓惠權廳、智明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