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頁
  • 新聞
  • 僑博動態
  • 正文

古巴華僑黃寶世家書故事(一)

2017.08.10

  古巴華僑家書是古巴華僑華人寄給家屬親友的書信。傳統的華僑家書通常是僑匯和書信合一,故又稱銀信或僑批。僑批已被聯合國列為世界記憶遺產名錄。古巴華僑家書是僑批銀信中的珍品。古巴華僑170年移民史,期間先后到過古巴的中國人達20多萬,但能夠保存下來的家書為數不多。如今古巴老僑所剩無幾,來自古巴的家書已經不多。本次展覽的古巴華僑黃寶世家書、李云宏家族銀信成套的家書,更為罕見。這些華僑家書記錄的不止是一個華僑家族親人間的日常瑣談,同時記錄的也是一部生動的華僑生活史。今天先為大家介紹黃寶世宗族的家書。

藥鋪掌柜


黃寶世先生

  黃寶世先生1898年生于廣東省臺山縣(現為市)五十區(現屬四九鎮)永隆村一個私塾家庭。因為家窮,只讀過三年書,十五六歲就要挑著雜貨擔子穿村過鄉賺錢幫補家用。離村子一公里,有個墟鎮叫做“五十墟”。18歲那年,黃寶世被墟上一家藥材鋪老板相中,招去做伙計。白天,他撿藥、曬藥、搗藥、煎藥、送藥,勤手勤腳;夜晚,店門上留一個活動小窗口,他睡在窗口下等人來買藥,一叫即醒。他頭腦靈活,工作勤勉,待人誠懇,服務周到,深得顧客稱贊;他勤讀醫書,撿藥時細心認字,記賬時用心練毛筆字,很快熟識了業務,字也認得多,寫得漂亮,20 來歲就當上了掌柜。


以前五十墟商鋪林立。這是“廣之林”藥材店舊址。

勇闖阿灣

  27歲那年,村里一位兄弟約黃寶世一起去古巴謀生。他結婚才兩年,未有一兒半女,為了追求更美好生活,懷著對西洋文明的向往,他心動了。此事得到美國華僑岳父的支持。他借了一些盤纏,坐了兩三個月的船,冒著生命危險,到了古巴,落戶中部城市大沙華。他多了一個西班牙文名字——Fernando Wong(費爾南多·黃)。


黃寶世家書

  大沙華是比亞克拉拉省的第二大城,歷史文化名城。共和時期是富庶的魚米之鄉,工業也比較發達,古巴最重要的農副產品商貿集散地之一以及重要的文化經貿中心和交通樞紐。當年聚居著數千廣府華僑,擁有上百家華人企業、三家粵劇戲院以及中華會館和洪門分部等華僑社團。


大沙華建于1924年的老建筑

從打工仔到店主

  黃寶世初時做理發匠,其后當西班牙人的管家。他善于學習,在雇主家學會了西班牙文,幾年后就實現了由打工仔向雜貨鋪店主的轉身。華僑在古巴經商,即使在資本主義時期,也受到法律政策諸如《五十工例》等許多限制,敲詐勒索也在所難免,賺錢很不容易。但黃寶世以勤勞和節儉,把點點點滴滴積聚下來的銀兩寄回家鄉。同時,他的店鋪也成了華僑的招待所和“收容站”,為救濟失業華僑鄉親做了不少善事。

1940-1950年代,大沙華華僑3000多人,包括雜貨店、酒店、餐館、戲院、工廠等華人小企業100多家,為促進城市經濟繁榮、豐富居民生活作出了貢獻。


黃寶世和他的商店

回國建房生子

  1937年,黃寶世赴古巴12年后第一次回國,次年生子。妻子是高齡產婦,所以早早在五十墟的私人婦產科診所約定了醫生。誰知臨盆時,醫生外出趕不回來。而小墟鎮里又沒有第二位產科醫生,怎么辦?黃寶世說:“如果請接生婆,倒不如我自己來。”他在診所里拿了止血鉗、腰盤和消毒棉球酒精等簡單醫藥用品,把妻妹叫來幫手,成功完成了接生。中年得子,又是親手接生,起名卓才,寄予厚望。

  在妻子懷孕期間,黃寶世同時開始辦第二件大事——建屋。錢不夠,還得向外家借。好在岳父從紐約回來,帶了一筆中馬標的錢。黃寶世親自設計,建了一棟中西合璧的兩層樓房。陽臺上,他請美術工匠按他描畫的西洋街景草圖,做成浮雕畫。畫面上有洋房、汽車、拿著“士的”(手杖)的白人紳士和牽著番狗仔的金發太太……


黃寶世設計興建的房子

沙瓜珍珠和黃記商店

  回國探親完成了生子、建房兩件大事,黃寶世心里樂開了花,天天抱著襁褓中的兒子到村口看新寧鐵路隆隆而過的火車,但這種天倫之樂沒享受幾個月,日本侵略的戰火就變本加厲燒向臺山。1938年11月下旬起,日機以新寧鐵路為主要目標投彈轟炸。黃寶世對妻子說,我再不走,就回不了古巴了。由于古巴當時嚴禁華女入境,黃寶世無法攜妻兒同行,從此夫妻分離,兒子再也見不到父親。

 

五十車站就在永隆村邊,黃寶世天天抱著兒子看火車。

  孤身回到古巴,黃寶世繼續經營雜貨店。他為商店起了一個很美的名字——沙瓜(Saguaro)珍珠,地點離中華會館不遠,與中國戲院相鄰。后來他又開了一家“黃記”商店,在同一條馬路另一端。現在,“沙瓜珍珠”已被改建,黃記商店的舊址還在。


黃寶世家書


黃記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