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頁
  • 新聞
  • 僑博動態
  • 正文

古巴華僑李云宏家書故事

2017.08.10


李云宏(青年時期)

  李云宏,西文名Manuel Lee,廣東省新寧縣(臺山)人,生于1881年10月,1905年去古巴謀生,是古巴洪門致公黨黨員,在舍咕埠(CIEGO謝戈德阿維拉省省會)開一間洗衣館。1925年首次回鄉,于當年在臺山溫邊村建了一間新屋。他在新屋門前親筆題“家庭發達,世界維新”八個蒼勁有力的大字。


李云宏建新屋大門口題字

免傷和氣是上策


1935年6月14日,李云宏寄給大兒子的家書。

  1935年6月,李云宏收到家鄉親人來信,得知自己回鄉建的新屋遭受意外損毀,心里痛苦萬分。然而,長期在海外飄零,接受中西方文化洗禮,飽經風風雨雨的他,遇事不亂,處變不驚。他在給家鄉親人的回信中提出了合情合理的賠償方案,并強調“免于傷和氣”,防止今后大家有爭議,讓大家能夠“一團和氣”。


李云宏建的新屋

  臺山華僑旅居海外,接收中西文化的薰陶,造就了開放、包容的廣闊胸襟。當自己的利益受到侵害的時候,他們本著以理服人“一團和氣”的宗旨,化干戈為玉帛,將各種社會矛盾及時化解。

在家勤儉莫閑蕩


1936年3月5日,李云宏寄給大兒子的家書。

  “父賺錢,仔享福”,這是臺山華僑家庭的寫照。百多年來,成千上萬的臺山人前赴后繼出洋去海外謀生,寄回大量的真金白銀,造就了富裕繁榮的僑鄉社會。在大量僑匯的滋潤下,滋生了一批不求進取、好吃懶做、揮霍無度的“金山少”。民國時期,臺山曾流行這樣的一首民謠:“吃爺飯,穿爺衣,唔風流快活等到何時”。富裕的僑眷生活,使一批華僑子弟染上“嫖、賭、飲、蕩、吹”等惡習,被人稱為“二世祖”,這是海外華僑最不愿意見到的一幕。

  1936年3月5日,李云宏寄信銀1000元回家,告誡在鄉的兒子“在家千祈勤儉,不可閑湯(蕩)過日為上策”。他在海外飄零30多年,飽經滄桑,深知五邑僑鄉社會的惡習,所以,當寄錢回鄉時,他告誡兒子在家鄉千萬要勤儉節約,不能閑游散蕩過日子,可見其一片苦心。

兒孫升學最重要


1940年6月15日,李云宏寄給大兒子的家書。

  1940年6月,李云宏年近花甲,飽受歲月折磨,已無能力操苦力工,囊空如洗,回鄉的愿望又一次落空。此時,他收到家鄉負債累累,求銀還債之信。


1949年9月敬修中學第一屆畢業同學照片,第2行左3是李煥麟。

  但他很明白,自己的小女金足已14周歲、孫子煥麟15周歲,剛到入學讀書的年齡,無論如何也要籌錢寄回家鄉支持兒孫讀書。他籌了一筆錢,寄銀信回家,“內交100大元煥麟升學費,又內交100大元金足升學費,余他(下)多少作家中米糧應用可也。”先解決讀書和米糧的問題,其它的欠款遲些再想辦法清還。

  臺山農村旅居海外的華僑,文化水平較低。只能干一些粗重的工作,常受外國人的排擠和欺凌,親身感受到在外謀生之艱辛,深刻體會到上學求知的重要性,竭力支持家鄉子弟讀書,寄望通過教育興邦。擁有較高學歷和廣博的學問,是華僑的愿望。他們想得到和擁有的,也希望自己的親人得到和擁有。

人生要守慎德行


1947年10月11日,李云宏書寄給孫子李煥麟的家書。

  1947年10月11日,李云宏寄信給家鄉的孫子說,“人生在世,須要守慎德行,切勿亂作行為。人倫不固(顧),太過不及亂做(也)”。他教育后人,人生在世,一定要謹慎自己的道德行為,不能胡亂做出一些傷風敗德的行為,更不能做出一些不顧人倫,不顧手足親情的行為。

  人以善為本,以德為先。中國是文明古國,是世界聞名的禮儀之邦,“德”既是中國倫理思想的核心概念,又是中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李云宏生長在清朝末年,接受過《四書》、《五經》的教育,道德倫理觀念濃厚,教育后輩要“人生在世,須要守慎德行,切勿亂作行為”,不能置“人倫不顧”,做出違背道德的不法行為,由此可見其一片苦心。


1947年10月11日古巴寄臺山信

父母功勞大過天


1947年10月12日,李云宏寄給大兒子的家書。

  1947年10月12日,李云宏寄給家鄉的兒子書信說,“父母功勞大過天也,汝應奉養父母也。


李煥麟畫作——母雞背小雞

  古語云:養不教,父之過。“人生在世須要守慎德行”,“父母功勞大過天”, 百行孝為先,不能忤逆在堂前。李云宏運用《孝經》的倫理道德觀念來諄諄教育后輩,做人要怎樣做人,怎樣立足于天下。從他的書信字里行間,可以看到臺山海外華僑崇高的道德觀念和高尚的情操。

擇善而從定志向


1947年10月14日,李云宏的二兒子李維亮寄給侄子的家書。

  1947年10月14,李云宏的孫子煥麟欲讀書向古巴寄信求銀,此時云宏年紀老邁無能為力,他的二兒子李維亮知道后,即寄美金伍拾元作讀書的費用,并在信中教育侄子“當今青年,務求藝業為根本,擇善而從,立定志向”,“莫論何等藝術工作,維護長策之計,切勿變更”。

  1947年底,李煥麟收到李維亮從古巴寄來的銀信,喜從天降,他終于重返臺城敬修初級中學讀書。戰爭而停學已6年了,又有機會讀書,實在太幸福了。他下定決心,發奮讀書。1949年9月,他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成為臺山縣私立敬修初級中學復校第一屆畢業生。新中國成立后,他成為新中國的第一代小學教師,為國家培養了大批人才。


李煥麟與同學合照

祖國紊亂盼和平


1948年12月13日,李維亮寄給李云宏大兒子的家書。

  1948年12月,李維亮寄來古巴銀信,信中說到,“亦知祖國紊亂,困難居民不堪設想。總而言之,乃望國內和平。”

  經過14年的抗戰,中國到處傷痕累累,人們期盼已久的和平剛剛出現,但1946年8月國共內戰全面爆發后,國內社會非常“紊亂”。 李維亮雖身居海國,卻心系家鄉,耳聞目睹祖國內戰、通貨膨脹、政府腐敗給人民帶來的種種苦楚,可恨自己鞭長莫及,不能報效國家。此刻,他能做到的,只有期望國內和平,產生一個良好的新政府,上保國家太平,下護黎民百姓,振奮精神,提振民眾士氣,重視教育,培養大批有用人才,大力引進西方的科學技術,這樣國家才能走向繁榮富強,這是海外華僑共同的愿望。


抗戰勝利后人去屋空的臺山僑房

血脈之情恩難忘


1949年2月19日,李云寬寄給李云宏大兒子的家書。

  1949年2月,李云寬寄來古巴銀信,信中說“前托通傳金愛女兒亦兼來音,乃是情恩難忘,女子兄弟叔侄是系血脈之情,理所當也。”

  李云寬是云宏二弟,1886年出生于新寧縣(臺山),1915年移居古巴,在甘孖偉埠(卡馬圭)當車衣工。他書法精美,筆法遒圓飄逸,字體長方結合,時而緊勁險峭,時而圓勁飄逸,章法嚴謹,技藝嫻熟,筆法揮灑之間顯蒼遒之氣,獨成一派。他在信中教育后輩要記住無論是兄弟、姐妹、叔侄,都是一脈相承,流著相同的血;大家要互相關心,互相幫助,要有情有義,永遠不能難忘自己身上流著李家的血。


溫邊派李氏始遷祖祠堂

  家是華僑安身立命之所。臺山華僑由家庭形成的血脈之情,已將海內外僑鄉兒女的心緊緊連系在一起,縱使踏遍萬水千山,遠隔重洋,也阻斷不了。

婚禮應照新例辦


1949年7月11日,李云宏寄給兒子和孫子的家書。

  1949年,李煥麟年已滿24歲,于是在家托媒奔走求婚。他雖然不是金山客,但祖輩、父輩多人在外洋,鄉下有田有地還有新屋,而且還是溫邊族里有名的小秀才,因此,很快就與四九鎮五四都寧里的一個華僑家庭黎氏家族拉上關系。雙方見面后都很滿意,擇定吉日舉行訂婚儀式。為了籌備婚禮,即寫信去古巴求銀。

  1949年7月11日,李云宏寄來銀信,叮囑家人辦婚禮“千祈不可招(照)舊律例而行辦事也,不可設筵酒席宴會也。……現今本國青年人行結婚禮招(照)新律例而行辦事,節省儉款項多少,日后作家庭中(眾)人口糧食費用為要上策也。


1948年《開平華僑月刊》載文批評僑眷生活中的奢靡之風。

  老一輩臺山華僑旅居海外,接受中西方文化的洗禮,耳聞目睹自己的家鄉在抗戰期間因僑匯斷絕造成家破人亡等種種慘劇,他們充滿了憂患意識,堅決拒絕奢侈之風。

祖國富強赤子夢


1963年3月6日,李云宏寄給家人的家書。

  1963年10月8日,李云宏在古巴離世,享年82歲。1963年3月,他在家書中說:“古巴不比我中華人民共和國良好政治,人民多,國家大,五族共和,一致趨向政府主導,教育普遍,進化易,生產速卒,礦務林立,發展豐富,技藝術人才應有盡有,機器制造廠舉目皆是,制造機器物質日新月異,世界多數人類敬頌,中華人民共和國不久達到富強大(第)一國家成事實也。”


2014年9月,古巴駐廣州總領事到李云宏祖屋參觀。

  富強祖國,夢回故鄉,是古巴華僑的所思所想。40多年前李維亮他們提出的強國夢,見證了海外華僑的赤子之心。習近平總書記說:“這個夢想,凝聚了幾代中國人的夙愿,體現了中華民族和中國人民的整體利益,是每一個中華兒女的共同期盼”。

力謀進取望圖強


1965年4月15日,李維亮寄給侄子的家書。

  1964年底,李維亮收到失蹤20多年的小妹妹金足的來信,得知她住在陽江,家庭和睦,生活過得很好。1965年4月中旬,李維亮寄來銀信,他在信感嘆地說:“組(都)系時世變遷。凡為人類各執一藝,力謀進取,希望發展圖強,知之也。”


臺山銀信機構——達德銀號舊址

  他認為新中國成立后,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人民翻身作主,政通人和,國泰民安,百廢俱興,諸業競榮,人民生活逐步提高。祖國的變遷讓他感慨萬千,他在信中激勵家鄉的親人,要珍惜現在,要努力學好各種知識,每個人都要掌握一定的專業技能,要“力謀進取,希望發展圖強”,齊心協力,共同創造祖國美好的明天。

  想了解更多的古巴華僑歷史和文物、家書,請蒞臨參觀《古巴華僑歷史與華僑家書展 —— 紀念中國人抵達古巴170周年》!

  展覽地點:廣東華僑博物館一樓惠權廳、智明廳